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

http://www.deaicommu.com/网站地图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html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
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香蕉app免费下载色版,香蕉app破解版免次数

相府棄女嫁殘王 雪夜月 著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

連載中 白夕璃楚奕骁

更新时间:2020-06-15 17:22:14
主角叫白夕璃楚奕骁的小说叫《相府棄女嫁殘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夜月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沦为相府弃女。身为相府嫡长女,却为妾室母女设计,被有婚约的太子嫌弃,被世人看不起。同一具身体,却住着不同的灵魂。21世界的灵魂,怎么会让自己吃亏呢?医术傍身,看她是如何翻云覆雨,虐渣男,斗心机女,收美男!本打算一身逍遥,却没想到被丑男夫君缠住。“王妃,孩子都有了,你还往哪儿逃?”“我们早离婚了,不要缠着我!”...
展開全部
章節預覽

她看青袖面露臉色,主動開口問道:“青袖,出什麽事了?”

“小姐,奴婢覺得您……您不一樣了。”

當然不一樣了,現在站在她面前白夕璃骨子裏可是住了一個來自未來的靈魂。

即使心裏明白,白夕璃還是想聽聽這個才只有幾面之緣的小丫頭對自己的看法。

“奴婢……奴婢不敢直接對主子評頭論足。”

要說這古代人迂腐是真的迂腐,說不一樣的是她,說不敢評價的也是她,敢情這一大清早的在吊自己胃口。

而且“奴婢,奴婢”的喊著真的叫人聽了怪不自在的,早上還聽她直呼自己爲“我”呢,怎麽一下又改了口。

“沒事兒,青袖你說。而且你用不著刻意稱呼自己是奴婢,我白夕璃對階級觀念沒有那麽濃厚。”

青袖咬緊下嘴唇,白夕璃覺得她都快咬出血了。

伸出手一把握住她,青袖身子明顯抖了一下。

白夕璃不明白,自己就那麽可怕嗎?她這麽做可是爲了讓青袖安心說話啊,沒有辦點想嚇唬她的意思。

見她扭扭捏捏的不敢出聲,白夕璃臉色逐漸陰沈。

青袖作爲一個丫鬟,擅長察言觀色。她看出來白夕璃明顯的不高興了,連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白夕璃一臉錯愕,自己是不是真嚇到這個畏手畏腳的小姑娘了。

“青袖,你別怕。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人與人之間可以坦誠一點,你心裏有什麽就說什麽。”

她起身把青袖扶起來,這一動作總算讓青袖放下了戒備。

“那奴婢可就說了,小姐您要是聽不慣奴婢立馬閉嘴。奴婢就是覺著小姐膽子變的大了許多,昨天也不是許姨娘和二小姐第一次找您的麻煩,可是原來從沒見您直接反擊。”

青袖邊說還邊觀察白夕璃臉上表情的變化,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將她惹毛了。

白夕璃點點頭,這些話用不著青袖說她自己也明白。

原來的白大小姐向來逆來順受,自己都活的窩窩囊囊,哪裏還有膽子給丫鬟出頭。

她拿起桌子上的茶壺,頗爲優雅的倒了一杯茶水。

一杯茶,品人生沈浮;平常心,造萬年世界。

小酌一口,白夕璃點點頭,這意思是讓青袖繼續。

“還有小姐您昨晚對少爺說的那番話,很難將您和一個養尊處優的千金大小姐聯系起來。那感覺,就好似您已經經曆了人世間的顛沛流離。”

白夕璃輕笑一聲,何止顛沛流離,死亡她都經曆過一回了。

青袖說自己養尊處優是認真的嗎?她白夕璃哪點看起來像是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昨天和今天許姨娘穿的衣服光是在視覺上就比白夕璃這一身看起來舒服多了,更別說兩者之間的觸感差距了。

“青袖啊,人是會成長的。原來的我覺得受點欺負無所謂,這樣最起碼人家覺得我對他們構不成什麽威脅,不會做出什麽太過分的事。可是有些人呢,她偏偏眼裏揉不得一點點沙子。狗急了還跳牆呢!”

這麽些年白夕蹊和許姨娘明裏暗裏白夕璃穿了不少小鞋,但倒也沒有危及她的性命,頂多就是讓她出出醜罷了。

就在主仆二人准備離開的時候,白箫的身影漸漸走近。

“姐姐這是在做甚。”

白箫嘴上問的是白夕璃,眼神卻始終落在一旁的青袖身上,片刻舍不得離開。

白夕璃娥眉微蹙,她這個弟弟情緒全寫在臉上了,到時候許姨娘要是給青袖安個勾引主子的罪名,他哭都沒地方哭。

既然喜歡,就要給予足夠的保護。

她輕咳一聲,白箫尴尬的撓撓頭。

“白箫,一個成功的男人可不能讓別人看出自己心裏在想些什麽。”

“啊?姐姐您這是何意?”

白夕璃懶得搭腔,這白箫真智慧倒是沒有,裝瘋賣傻可不比別人差。

她本來想著跟他就此告別,忽而靈光一閃,挺住了腳步。

白夕璃拉著白箫,一臉好奇的看著他。

“弟弟,你可知這五皇子是怎麽樣的人。”

話題突轉,白箫一時沒反應過來。待待的站在原地,嘴巴微張。

看到他這樣,白夕璃心裏的失望油然而生。

手一松,准備帶著青袖回院子。

“姐姐,這是在打探未來夫婿嗎?”

“你只要說他是什麽人,其他的不用多管。”

白夕璃這副顧左右而言他的樣子在白箫看來就是女兒家的嬌羞,莫名讓他有些心安。

原來還擔心她對這門婚事不滿,現在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不過,一想到這五皇子的爲人,白箫心裏剛落下的石頭又懸了起來。

白夕璃這性格嫁過去怕是有的苦吃了,她這也就算是從丞相府這個火坑跳進了另一個火坑。

短短一分鍾,白箫的臉上變幻莫測。

“姐,是這樣的,箫兒認爲別人的看法不一定真實,你應該親眼見到才能下定論。”

這話讓白夕璃一頭霧水,難道這五皇子是個口碑極差的渣男?

“你且說下去。”

“這五皇子相貌的確不盡如人意,但是他能力還是有的。這麽些年來,他一直都是骁勇善戰的將軍。不過,外界傳聞他嗜殺如命。”

白箫本來不想把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的,怕嚇著白夕璃。可是如果不提前給她打個預防針,只讓到時候情況會更糟糕。

一串描述下來,白夕璃對五皇子大概有了了解。

“就是說他長的醜,能打仗,以奪取他人姓名爲樂趣是吧?”

青袖連忙捂住白夕璃的嘴,這話要是傳到五皇子耳朵裏,怕是會招來殺身之禍。

白箫也是被自己姐姐的坦率嚇了一身冷汗,就算五皇子如何不好,也不是他們這群人能在背後編排的。

其實剛說完白夕璃就後悔了,保不齊這府中就有那個人的眼線。禍從口出這句話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都是一個不容辯駁的真理。

“剛才我什麽都沒說,你們也什麽都沒聽見。”

跟白箫道別後,白夕璃就朝自己的院子的走去。

她邊走邊想,看來嫁給五皇子是不可能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了。一想到半夜醒來看見枕邊的人的醜陋面容,白夕璃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说《相府棄女嫁殘王》 第10章 摸底 试读结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