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

http://www.deaicommu.com/网站地图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html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
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香蕉app免费下载色版,香蕉app破解版免次数

都市神豪系統 名成 著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i

連載中 陸天宇宋婉瑩

更新时间:2018-09-26 10:46:10
甜宠新书《都市神豪系統》是名成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陸天宇宋婉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穷苦青年受尽他人白眼。偶得超级富豪系统,从此手中财富源源不断,无数美女竞相入怀,仇人纷纷踩在脚下。看一介吊丝如何一步步逆袭,走上人生巅峰。...
展開全部
章節預覽

第4章財迷女友

“什什麽?”老板突然間蒙了一下的問道。

“狗屁什麽,一百萬買了你的店,賣不賣,老狗?”

“好,我賣!”老板顧不上多想,直接答應了下來。這可是一百萬呢,不是小數目。

看著老板的兩只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桌子上的一百萬,陸天宇不屑的說道:“別看了,這些是你的了。”

“真的真的嗎?”老板還是不敢相信的說道。

“別廢話。一個月給你這個老狗一萬,留下給我打工,幹不幹?”陸天宇繼續問道。

“好,**!”老板驚喜若狂的答應了下來。他心裏早就樂開了花,本以爲今天倒了八輩子血黴了,沒想到卻是走運了。

“那你還愣著幹什麽?還不去幹活,你是個傻叉嗎?沒吃飯啊?眼睛瞎了?腿瘸了?還是耳朵聾了?趕緊幹活去,TM的,沒看見有客人吃飯嗎?”陸天宇一口氣發泄了出來。

這些都是這個老板以前罵自己的話,現在輪到自己罵回去了!

“是,是,我馬上去幹活。”老板屁顛屁顛就要往廚房走。

“等會兒。”陸天宇又攔住了老板。“還記得我最愛吃這店裏的紅燒肉嗎?有次客人剩下的紅燒肉,我夾了一塊吃,你居然給了我一耳光,扣了我一天工資,你還能記得嗎?”

老板聽了,立刻緊張地說:“之前是我錯了,你要是想吃,我現在立刻給你端去。”

老板屁顛兒屁顛兒地端來一盤紅燒肉,放在了陸天宇的面前。

陸天宇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來,用手抓了一塊兒丟進嘴裏吃了,接著把剩下的一盤子的紅燒肉都倒在了地上。

扣了一下鼻屎彈在了肉裏,然後當著老板的面兒,用腳踩爛那些紅燒肉,笑著對老板說道:“我這個人善良,就算做了老板也不黑心,喜歡和員工同樂。所以不能我一個人吃,我也要賞你幾塊兒。”

說著,他把鞋底沾著的紅燒肉湊到老板面前說:“來吧,把這些都吃幹淨吧。”

老板平日裏一張神氣的臉此時憋屈到了極點。“別,別……”

“都吃了,少吃一塊兒,扣你一萬塊錢。”陸天宇笑著說道。

老板一聽,不再猶豫,開始舔沾在陸天宇鞋底的紅燒肉。

陸天宇看著這一幕,眼睛眯成一條線。他不會欺負人,可是以前靠金錢欺負他的那些人,從今天開始,他要讓那些人加倍償還!

這時候,陸天宇的手機響了起來。

接聽電話,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憤怒。

原來是老家的鄰居打來的,說他的女朋友梁馨月帶著那個有錢的新男友去了他家,羞辱了他的父母,大肆地宣告她要和陸天宇退婚的事情。

他的父母因爲咽不下這口氣,所以去梁家理論了。

“我陸天宇可不像以前一樣,可以被你們肆意踐踏的。”陸天宇咬了咬牙,然後伸手攔了輛出租車,回了老家。

走進梁家的家門,陸天宇便聽到母親焦急的聲音。

“你們怎麽能夠這樣做?兩個孩子的婚約訂了那麽久,現在卻要說成是我們家天宇強迫你們家梁馨月,你們怎麽能這樣不講道理!”

“呵呵,你這大媽真是搞笑了。你們家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馨月這麽漂亮的女孩給你們家做兒媳婦,那豈不是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一個年輕男人不屑地說道。

“就是,陸天宇那種一窮二白的男人,我憑什麽嫁給他?我想不到一個跟他在一起的理由。”梁馨月的聲音傳來。

“說得好。”一陣鼓掌聲傳來。

衆人驚愕地轉頭看去,就見陸天宇走了進來。

他先是給了父母一個寬慰的笑容,接著饒有意味地看向了梁馨月。

雖然算不上國色天香,可皮膚雪白,也讓這個女孩能夠吸引男人的眼球。

此時梁馨月正黏膩膩地靠在她身旁的一個年輕男人身上。

毫無疑問,那就是她找的富二代新男友。

陸天宇淡淡一笑,開口道:“你想不到一個和我在一起的理由,那你又是爲了什麽和他在一起呢?”

梁馨月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臉蛋兒都憋紅了。

“你不說,那我替你回答,應該是爲了錢吧?”陸天宇笑道。

這下梁馨月急了。“我,我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陸天宇,我知道你心裏不平衡,可這就是事實,我覺得我們不合適,我也從來沒有喜歡過你。”

“哦?既然你沒喜歡過我,那爲什麽每次跟我要錢買東西的時候都一口一個親愛的叫我?現在把我的錢花光了,就去傍別的男人了?”陸天宇挑眉質問道。

梁馨月的臉氣得鐵青,有些惱羞成怒道:“沒錯,我就是喜歡錢怎麽了?當今這個時代,沒錢怎麽生活?我想要買名牌服裝,高檔化妝品,我想要房子車子,這些你們家能給得了嗎?”

“算了,天宇,我們走吧。都怪爸媽沒本事,才讓你受這樣的委屈。”陸天宇的母親的聲音變得哽咽,有些歉疚地去拉他。

“還是老的識相,你們這種窮鬼,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別影響我們一家人的心情。”那個年輕男人輕蔑道。

這一句話,徹底將陸天宇激怒了。

他看向那個年輕男人,笑著說:“你是不是覺得得到梁馨月是得到了寶?不過你可能不知道,她這個寶被包括我在內的多少男人用過了。而且每次都是用完之後用紙擦擦就繼續讓下一個男人用,就和公共馬桶差不多。”

聽了陸天宇的話,那個年輕男人的臉都綠了。

梁馨月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沈,怒道:“陸天宇,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這就是看不得我好。”

“你誤會我了,我當然是希望你好,希望你們家好。”陸天宇搖搖頭,接著說:“我知道,你們家就是想要個有錢的女婿,可是即便他是富二代,也不可能源源不斷地給你們錢。我有個提議,等他的錢被你們榨光了,可以讓梁馨月去風月場,那裏都是有錢的男人,憑梁馨月的戰鬥力,一晚上賺七八個男人的錢不成問題。”

“你別欺人太甚!”梁馨月的父親站起來怒聲道。

“不用跟他們這種窮鬼一般見識,他們家這就是沒錢見不得我們過好日子。”梁馨月的母親輕蔑道。

陸天宇也不說話,靜靜地看了看這一家子勢利眼。想當初他們陸家有房産,所以梁家千方百計套近乎,想把女兒嫁進陸家。

現在他們能找到富二代女婿,所以翻臉不認人了。

“話不要說得太死,不然到時候你們再求著我給你們做女婿的時候,就自己打自己臉了。”陸天宇頗有自信道。

“陸天宇,別怪我說話直白。看到我家門外停的那輛寶馬車了嗎?如果你也能買得起那樣一輛車,我們可能真的會考慮考慮讓你做女婿。”梁馨月的母親頗爲得意道。

“寶馬這麽高端的車啊?那我可要好好觀摩觀摩了。”陸天宇說完,便出門去了。

“得去看著這小子,別偷了車上的東西。”梁母像防賊一樣說道。

接著一群人便連忙出去了。

他們走到門口,卻見到陸天宇從一旁搬起了一塊大石頭,然後朝著寶馬的車前蓋砸了下去。

噗通一聲,嶄新的寶馬車身上留下了一個大的砸痕。

梁馨月一家人見狀,臉上都露出怒不可揭的神色。而那個富二代則氣得臉色鐵青。

“我新買的寶馬,就被你這樣砸了,你是不想活了吧?”

梁馨月眉眼一挑,刻薄道:“陸天宇,你這真是作死,弄壞了我們這車,你家就算是砸鍋賣鐵都賠不起。爲了一時出氣卻要賠上全部家當,又何必呢?”

陸天宇卻從容不迫道:“錢我是賠不起,要不然這樣,你們也砸我的車,就當是給你們的補償,怎麽樣?”

“你的車?一輛破自行車,給我們砸我們都不屑去砸。只有小轎車,才配讓我們動手。”梁馨月挽著富二代的胳膊趾高氣昂地說道。

“我已經不騎自行車了,最近也換了一輛小轎車。不過就怕讓你們砸,你們也不敢砸,怕賠不起。”陸天宇的話頗有窮裝比的架勢。

所以富二代聽了輕蔑地笑道:“在這津廣市,還沒有小爺我不敢砸的車。你把車開過來,我要是不敢砸,我是你兒子。”

富二代的話音剛落,便聽到身後一陣轟隆的馬達聲。

在衆人驚愕的目光中,一輛黃色的法拉利跑車開了過來,停在了陸天宇的面前。

車門打開,一個4s店工作人員走下來,恭敬地對陸天宇說道:“陸先生您好,您要的法拉利跑車,價格625萬,請您試駕。”

梁家人的嘴巴張成了o型,有些反應不過來現在發生的一切。

陸天宇無所謂地從兜裏掏出一張卡,遞給了那個工作人員。“我懶得試駕了,直接付款吧。”

接著他轉過頭,壞笑著看向梁馨月和她的富二代男朋友。

“我的車就擺在這裏,你們來砸吧。”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